LATEST NEWS

新闻中心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李国庆离开当当 他坦言下一个创业项目是……

2019-11-08 12:21:17

  在向网易科技记者谈到35岁创业和55岁创业心境上有何变化时,李国庆谈到,

  “50岁也有50岁的优势,速度上、精力上会不如人家30岁的,但连续创业者50岁再创业会更从容,我前面创业比不了马云和刘强东总,但咱自己还是取得了财务自由,那这种状态下我在做新的创业都非常的从容不怕,不怕失败,但也不会玩票,不能用情怀来安慰自己的商业失败。” 并表示,他的50岁仍然精力充沛。”我每天都是不是被闹钟闹醒啊,都激动的来冲到办公室,至今还能做到6天工作哦,我是10:00到晚上10:00。”

  在谈到书友会接下来是否会接受融资问题时,李国庆表示,“没有融资的考虑,就是1期、2期都没有,我自己拿几百万美金不就完了吗?何必再去见20个投资人,没有这精力,也不会要当当投资,也不跟当当发生什么战略合作。”

  以下为公开信全文:

  各位当当人、当当的合作伙伴、股东以及当当读者们:

  离开创立了19年的公司,离开了每天都去的办公室,走进公司前台看到的不再是那个熟悉的logo.s…这一切或多或少都有些许不适应,但这一切又是那么真实,一个五十岁男人真实的人生选择!在经历过无数人生巅峰之后,步入互联网的中场战事,我决定又一次启程,去再度追梦。

  人生一梦,能一辈子追逐梦的人是多么地幸福。我的梦,是希望用商业的力量让文化温暖和启迪更多人的思想和心灵。这个梦很大,我已经用了半生的时间去追她。

  1999年11月我和俞渝在中关村创业的时候,我们梦想当当网在未来会成为一家改变中国文化产业,改变全民阅读的公司。

  十九年风雨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披荆斩棘,处处话辉煌。我和俞渝在“夫妻店”经营的路上一路经历了中国电商发展的起伏,这一路上有荣耀也有苦难。作为当当网的联合创始人,当当网CEO,今天我怀着激动的心情跟大家宣布,我离开当当网,开始我全新的行程。

  从北大毕业到创立当当网,我深知文化对于国民智慧启迪的价值,当当网也一直致力于成为这盏点燃国民智慧的明灯。经过19年的努力,今天的当当网拥有近3亿的用户,数百万种图书,近百万种电子书,在图书行业遥遥领先。去年利润销售创历史新高。

  当当网发展的19年也是燃情的19年,看似平凡的当当人其实一直都热情地战斗着。我带领团队迎接淘宝、亚马逊、京东等巨头对图书电商的挑战,屡战屡胜;我带领团队开拓百货业务,给当当的多元化留下巨大空间;移动时代,我又带领大家以低成本实现从PC到无线的顺利转型;每一次的决策,每一次的战斗,都是当当历史上高光时刻。

  当然,我们也曾经历低沉,我们创业时曾面对过地下室的阴暗,积压书和二手办公隔板搭起的办公桌,我们也曾经被竞争对手巨额资金恐吓(当当10年前在美国主板上市,融资了近3亿美金,可当当做为第一家在美国上市电商引发中国电商投资井喷,我们面对两年烧掉40亿美金的百团大战),我们还经历了股价过山车。为当当,我也曾泪流满面,也曾跌落谷底。

  无论高光时刻还是低沉的日子,每想到这一切我都还觉得激动不已,犹然觉得当当团队和我都是19岁的样子,充满赤诚和热血。

  但图书不是文化的全部,为了实现文化的全面生态的建设,我在三年前就主动挑起当当新业务集团,以巨大的热情和精力在电子书、自出版、文创、影业、网络文学、当当优品百货自有品牌、实体书店、文化地产及公共事物等新业务领域探索和突破,试图为中国的读者构建出更完整的文化生态。也为当当扩张寻找新路径。这三年新业务的经历,让我对投资和创新有了全新的思考,与其在成熟大平台内部创新,不如彻底外部,因为心理学告诉我们:“改造比塑造难”,也是我这次愉快“出走”的重要原因。当我搬离办公室时,竟没有落泪。

  19年了,感恩每一个读者,每一个当当人,每一个投资人!明天是充满变化和无常的,把握未来的方法一定是创新,我相信在我离开当当管理后,结束了夫妻店治理结构,俞渝会带领公司洒脱地开创未来,为当当的近3亿用户提供优质服务。“往事浓淡,色如清,已轻。经年悲喜,净如镜,已静。

  关于我自己,当当属于为了它奋斗过的每一个人,而李国庆我永远属于值得更巨大创新的文化产业。我多年被创新欲望折磨着,终于在2019年再次启程。我也会再次在文化创新和复兴上为中国乃至世界的文化产业贡献光和热。

  用阅读提升技能,安顿心灵是我的使命。当今全世界出版界,出版物品种庞杂,良秀不齐,如何筛选有价值图书?当今世界出版3万字说清楚的非要凑20万字,如何提炼知识点以应对知识爆炸?当今世界范围以色列人人均年阅读52本书,美国30多本,中国人如何弯道超车?当今互联网获取知识方式巨变,音视频如何抓住读者兴趣?

  我将创办书友会,读书会中会做10个细分读书会,每个分会每年请几十位名家讲52本书,不同领域的专家分享自己擅长的知识,每个读者可以以书会友,阅读达人可以在这个平台自发组织成千上万书友会。

  读书会的知识分享,依托于书。书的好处是已经被编辑、策划过滤过一遍,形成的内容将更加优质,用音频、视频服务文化新消费。

  我始终坚信,文化产业有口红效应。知识的需求一直饥渴,而出版业供给则一直没有跟上互联网引发的获取知识的创新。对于知识、阅读的产生和推广,要有商业力量而非只靠公益,这是文化企业家的价值。

  而区块链的经济制度给企业赋予核武器,创造出全新的激励和赋权。让内容创建、分享和使用者共商、共建、共享,打造知识生产者、筛选者和消费者一体的知识合作社。而不必依赖大资本和创始人。

  我有义务、也有信心承担起这份责任,号召组织各路知识精英、阅读达人,将更多、更好的知识内容以音频、视频形式带给大家。

  现在我的梦,是用3到5年达到年用户4000万,再造一个互联网文化生态。上天给我一把剑,让我在世上披荆斩棘(俞恩泰语),仗剑走天涯。放下笔,忍不住打开当当网,望着“开学季满100减50”,我多希望人生也能满50岁减25……少年心,鬓如霜,还能创辉煌?(一橙)

  延伸阅读 李国庆,我能给你们的不止是钱

  在节目舞台上出现,对于那些充满理想、抱负以及困惑的创业者而言,是一次获得最理性建议的难得机会。毕竟,李国庆是作为若干次寒冬的亲历者,并拥有、领导一家已证明自己的企业,作为教科书,他可以在与创业者互动中给出感同身受却不失锐利的建议,而不止是钱。

  创业者教科书

  在群雄并举的互联网业,一家成立于1999年,市值近5亿美元的公司曾在很长时间被认为是一家“很苦”的公司,创业者曾有过寒冬之中的顽强坚守,李国庆似乎面对得更多:在当当网刚创立的那一两年,无论是中国还是海外,整个网络经济都在高速发展,热钱向互联网急速涌入,几乎沾着“互联网”的公司都能拉到风投,中国网上书店也因此经历了一轮爆棚,但仿佛一夜之间,互联网的寒冬就袭来了,在彻骨寒冷中很多公司未能存活下来。

  当时,所有人都坚称网络经济泡沫已破裂,只有创业不久的李国庆夫妇仍在坚持做网上书城——当当网,他们相信网络购物是未来的消费趋势。他们熬到2000年,当当网才逐渐从爆棚的三百多家网上书店中脱颖而出。2000年4月,当当网成立后的第一轮融资顺利完成,李国庆拿到IDG、LCHG、SOFTBANK等向当当网投入的800万美元风险投资。

  2004年1月,亚马逊负责战略投资的高级副总裁达克提出近10亿来收购当当网70%-90%股份。由于亚马逊坚持绝对控股,而当当只接受战略性投资,而拒绝亚马逊的收购。同时,他们也深深意识到亚马逊带来的竞争危机。于是,在别人在用投资者的钱大打广告、做营销时,当当把钱用在了优化数据库、优化搜索体验、扩建仓库、提速物流,丰富商品品类上,以提升用户购物体验。

  就这样,17年后,这家曾“很苦”的公司创始人李国庆便成为创业者的教科书,也因为他拥有非比寻常的创业经历,《合伙中国人》邀请了李国庆担任其五大评审之一,当然,他接受《合伙中国人》的邀约另一主要原因是,他在2016年开始负责当当投资业务,“在接到杨媛草与刘爽的邀请时,发现节目与我的新方向高度吻合就欣然同意了。”

  这档节目原为美国ABC热门电视真人秀Shark Tank《鲨鱼缸》的中国版,另外几位评审,与李国庆一样,在商界以个性十足、言辞锋芒,或拥有千亿身家著称——真格基金徐小平、IDG资本熊晓鸽、58集团CEO姚劲波、360公司董事长周鸿掉、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龙宇,他们以投资人的身份登场,面对他们的是经过节目组邀请了第三方公司做过背调之后筛选出的优秀创业者,他们要为这些创业者提供智慧与资金:与创业者进行商业融资的真实谈判,对创业项目进行深度观察和自由提问。如果商业模式足够吸引人的眼球,五位评审将现场争抢投资权,并成为创业者的全程创业导师。

  这档节目模式最初起源于日本,已在全球25个国家成功制作播出,在中国创业大潮中被引进版权。在推出之前,总制片人杨媛草也思考很久,她认为创业大潮之下除了诞生许多创业者,也同时产生不少投资者,而这档被称为创业版“达人秀”的节目可以成功的关键之处,在于五位商界大佬在为创业者提供可能完成愿望的机会同时,更是在前期为创业者作出最专业、实在的指导和建议。同时,在舞台呈现的有限个案,也会引发创业者的思考,更加谨慎面对自己的创业。毕竟,近期的资本寒冬迫使大家在重新审视这一切——即使是最火热的项目也在被重新评估。

  无论如何,在节目舞台上出现,对于那些充满理想、抱负以及困惑的创业者而言,是一次获得最理性建议的难得机会。毕竟,李国庆是作为若干次寒冬的亲历者,并拥有、领导一家已证明自己的企业,作为教科书,他可以在与创业者互动中给出感同身受却不失锐利的建议,而不止是钱。

  有了投资者,之后呢?

  互联网的发展促使当当网等企业拥有如今的地位与市值,但互联网的发展却没有因为它们的成功而停止前进,并诞生了更多的创业者——每分钟就有8家公司创立,90%以失败告终。尽管如此,有梦想的创业者仍在前赴后继。《合伙中国人》的意义在于所有人展示矛盾中心,引发思考,这对中国的创业者,尤其“蠢蠢欲动”的年轻一代有着异常积极的意义。因此,李国庆与58集团创始人、CEO姚劲波的加入让《合伙中国人》的舞台更有趣,有了投资者,路该如何走?

  2010年当当网成功上市,之后互联网大潮带来影响:催生电子阅读市场迅速发展,挤压纸质书的发展空间,并在之后五六年促使移动互联网的快速发展,国美、苏宁、银泰百货等传统零售巨头纷纷布局线上,开始售卖百货、电器,甚至是柴米油盐。

  在今天问《合伙中国人》评审之一的李国庆,创业多年来面临过的哪一次抉择最为艰难?他的回答正是发生在那期间,“当当刚拿到一大笔钱,[S1]电商狂热潮起,经过艰难抉择后决定不跟。”李国庆坚持认为百货的成本在传统形态时已然清晰,转移至电商不为消费者创造价值,还要自己贴补运费。他回复铺天盖地的批评,“等他们赚了钱再说。”他被批评保守,认为拿到好牌却不去PK,错失机遇,随后当当股价大跌。

  6年过去了,李国庆从开头就猜到的结局终于发生了。2016年6月21日凌晨,沃尔玛与京东正式宣布,沃尔玛将1号店出售给京东,作为代价,沃尔玛获得京东约5%的股份,市值相当于94.7亿人民币,这样的价格相当于抛售。而在2010年,1号店可是全国排名前列,并最有希望成为平台级的电商公司。

  如今,李国庆将当初自己深陷批评的因素归结为“不会讲故事”。

  藏在故事背后的专注力

  对于创业者来说,讲故事的能力重要吗?李国庆认为,非常重要,“可以吸引资本,钱越多才可以有更多尝试才允许你犯错误。”他在面对《合伙中国人》舞台上的创业者,却自有考量,“虽然五位评审都是投资人身份,但其他人更为纯粹,只有我和姚劲波相似。纯粹投资人会看重公司本身,看重团队是否够结实、够出色,看商业模式、盈利模式。”而像他与姚劲波本身就是创业者的投资人,更看重商业模式、盈利模式。

  李国庆认为自己在商业模式、盈利模式的判断上一直很好,2010年,当当没有参与百货大战,也有意避开团购大战,用力在数字书。那一年,当当成立数字书业事业部,这一举措被认为是他的二度创业,这一次是与自己竞争。

  “中国出版业迟早要面临一场艰难的数字革命,而作为中国最大的网上书店,数字书的革命当然要从自身开始。”2012年,当当推出自有数字阅读器品牌都看(Doucon),即便谨慎如他们也在三年赔了1个亿,但他内心踏实,“赔得值,2013年当当电子书下载就达2250万册。”根据数据,李国庆发现,“2014年当当读书APP上,每人每天登录四次,累计停留20分钟;而现在每人每天登陆8次,累计停留超过50分钟,下载量之大也是前所未有的。”由此,他认为2010年的抉择很值得,人们阅读数字书的习惯在被培养起来。

  “建立核心品类是电商面对市场的优势所在,也是专注力。”创立当当17年,当当从图书电商发展至今综合电商,对于当当未来的发展,又如何与拥有投资人支持的创业公司们竞争,他自有见解,“数字书已孵化三年,2015年下载量近亿册,希望抓到像文创用品这样有特色的商品。”当当设立创投基金寻找创业项目,也鼓励内部人的创业,激发具有创业素质的人,给创业环境,给发展的股权激励,给他承担独立的责任——对盈利负责,而不是一家大公司规章制度的约束。”

  他将当当的四个事业部的文具产品合并,“这些文具产品散在不同部门,两三人负责,拿着死工资,也不被重视,一年也就5000万销售额。我们挖出一个团队,将所有文具产品切给他们,以创业公司形态做,给他们资金,安排股权,当年就完成5个亿销售。”他骄傲的比出一个数字“十倍的增长!”

  在中国,一个众所周知的创业者现状是,“人人都希望2、3年之内就成为企业帝国。”但在《合伙中国人》,李国庆注意到,姚劲波、熊晓鸽和他一样,都很强调创业者的专注力。“专注力是创业者最宝贵的品质,能在细分领域成为前三就是一家优秀的公司。”他认为能够让当当最终脱颖而出是因为他们始终在垂直领域保持第一,即在图书领域的专注度足够高。“我跟俞渝都是谨慎派。未来当当继续专注在图书出版,会投资出版工作室、实体书店,都是出版业的全产业链扩张。”

  在《合伙中国人》,李国庆看中10个创业者,投了7个。令他最为印象深刻的是一位出身华盛顿大学一流名校的贾晓都,听父亲劝说辍学:上学可以等,想法不能等。他的创业项目是一盒优品,“在节目上,我们都认为他的沟通能力、对商业的理解特好,我的态度明确,投!但我劝得最凶。我劝他就该回去上学,因为他想做的电商不是Facebook,机遇稍纵即逝,电商做5年能有眉目就算不错了,我力劝他学完再创业。”在《合伙中国人》的舞台上,总有引发所有人思考的辩题:是否需以放弃教育机会的代价早早地追逐梦想。

  但在4周前,在他们讨论到准备签约阶段,贾晓都告诉李国庆,反复考虑他的劝导后,决定回去读书,但希望能先在当当做3个月实习,“他就希望在当当学习。”这一行为让李国庆更为欣赏,他认为创业企业家应该固执不偏执,“一定要能听进别人意见。”

  创业17年后,如今的创业环境已远不是他们当年创业时的资金局促,“现在的创业环境非常好,投资的资金很多,对创业者是很大激励。”但他仍看重创业者的耐挫力,“大部分创业者总会遇见钱是他们10倍、20倍的竞争者,遇见自己的团队不断地被挖角。”

  他很少再讲当当曾遇过的困境,譬如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的互联网发展大潮,但这才是创业者们真正的命运。“创业者必须要有对商业、对用户需求的洞察力。”但仅有这些是不够的,在过去的起起伏伏中,他相信个人的耐挫力与团队稳定性才是存活下去的唯一理由,他希望借助《合伙中国人》告诉新一届的创业者们真正的现实,“毕竟像刘强东、马云这样在创业过程中能源源不断得到资金的好运者太少。”

  即便遭遇过艰难困境,但毕竟他成功了,他这样评价自己,“我们抓住第一波互联网的机会[S2],按自己的经营战略,成为图书电商的领先者,至今还在快速发展。而跟我一起创业的,烧的钱可能多10倍,却彻底烧完了。”他活下来了,“成为先驱而不是先烈”,并且仍处于时刻冒出idea的战斗状态。他可以骄傲地对创业者们讲,他能给的不止是钱。

  来源:北晚新视觉网综合 网易 流程编辑:TF003


  • 全国统一服务热线
  • 400-028-3388